叶落知秋

伞修伞洁癖,没救了

洱海不会说爱你,但是我可以。

*帮人代发。
*个人觉得很不错。
*有点小虐。
*自动理解为伞修伞´∀`
*以剑三为背景。
*不喜勿喷。














  [耳朵贴近海螺,就能听到海的声音]
  “喂,小号,你去过苍山洱海没有?”
   君莫笑抱着刚刚粘好最后一条蛛丝的千机伞,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才刚刚建号不久,价格很低,只好一直呆在稻香村里,稻香村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那要等他十五级才能知道。
   “小号。”站在对面的十二级炮哥大大咧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稻香村外的世界很美好,不过…听哥一句劝,等你满了十五级,出了这小村子,以后可就没机会回来了。十五级以后的地图是没有稻香村这个的。知道不?”他语气慈祥,仿佛一个正在给孙子普及生活常识的老爷爷。
   “哦。”君莫笑傻乎乎的点头,视线呆呆的落在千机伞的伞柄上。
   炮哥看他少言寡语,又表情呆滞的样子,忍不住皱起眉头,“小号,你这千机伞还是你苏哥哥我的主子做出来的,你一直这么傻乎乎的,连句谢谢都不会说,哪里像是我的小号了?”
   “……”君莫笑张了张嘴,忽然发现自己一直没看他的ID,连忙抬头扫了一眼炮哥乱蓬蓬头发顶端的三个大字,迟钝道:“谢谢秋木苏。”
   炮哥秋木苏挑了挑眉:“你叫我什么?”
   君莫笑:“秋木苏。”
   秋木苏撇嘴道:“怎么说我也是个大号,你连名带姓的叫我,难以体现我的辈分。不行,你再换一个称呼!”
   低头沉思片刻,君莫笑道:“大号。”
   秋木苏炸毛:“难听!仿佛去了茅房换!”
   “木苏。”
   “太玛丽苏了,毫无男子气概,换!”
   “…那你说吧。”
   “呃…”秋木苏右臂在下,左臂支上,左手捏着下巴沉吟片刻,眉毛时扬时皱,脑袋时点时摇,好一会儿才眉开眼笑道:“这样吧,你叫我秋大哥!”
   还以为他会说出何等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称号来呢。君莫笑眨眨眼睛,乖巧老实的喊了一声:“秋大哥。”
   “哈哈哈~”秋木苏双手叉腰,下巴几乎要给笑脱臼,之前他撞见好几个四五级的小号,扬言要收他们做小弟,结果那几个小号看他等级也不高,颇为鄙视的哼了一片,别说喊他秋大哥了,没说他有病都是好的。现下看来,还是自家小号惹人怜嘛!
   此刻的秋木苏心情着实不错,越看对面站着的一身新手装(其实他自己也是)的君莫笑越觉得他可爱异常,忍不住伸手搔了搔他的下巴:“看你这么乖,我也不喊你‘小号’,就叫你…‘笑笑’好啦!哈哈哈~”
   “……”君莫笑怕痒似的,将下巴往上抬了一点,勉强忍受了秋木苏这种无理举动。
   “笑笑,你得赶快升级。”搔完了下巴,秋木苏又顺势把手搭在了君莫笑肩膀上,“大哥我带你去最牛B的练级点,我不出手,你用剑砍。等你也到了十二,咱俩一块练,等出了稻香村,我带你神行千里,去苍山洱海。那地方漂亮着呢,世界频道上天天刷消息,说有人给情缘告白炸烟花。虽然咱俩老爷们没啥烟花可炸,好歹也去听听海的声音嘛!”
   “海的声音?”听他滔滔不绝说了那么一段话,君莫笑终于从中汲取到了一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海的声音是什么声音啊?”
   秋木苏也没出过村,当然不知道海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但他觉得自己身为大哥,有必要在小弟面前表现一下自己渊博的学识,思绪转了几个圈,他笃定道:“海的声音很神奇的,很像一句话。”
   君莫笑歪了歪脑袋,好奇道:“什么话?”
   世界频道里的滚动轮还在不断上翻,又有人在苍山洱海炸了烟花,系统提示下有一行雪白的小字,总是跟在苍山洱海这个地名后面。
   秋木苏坚信那行小字就是海的声音,不然怎么出现频率那么高呢。他一边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一边大声宣布道:“海的声音就是…我!爱!你!”
   君莫笑怔了怔,随即笑了起来,“海的声音原来这么好听啊。”
   “是吧。”秋木苏揽着他的肩膀,一步十晃的朝十级练级区走去,“还有人告诉我,把耳朵贴近海螺,就能听见海的声音啊!”
   “好厉害,但是海螺是什么?”
   “海螺啊,呃…电话听筒什么样它就什么样儿!行啦行啦!别再问了,你再问我头都要炸了!走走走,练级去。”
   “哦…”

[有些风景,注定是要一个人看的。]
   “秋大哥!”
   洛阳城的阳光暖暖的,街边小铺游龙一样,从东边一个小小的黑点无限拉长,一直拉到西边的小黑点。十五级的君莫笑背着银光闪烁的千机伞在攒动不休的人流中气喘吁吁的挡在了九十级(当时九十级满级)秋木苏面前。
   “我们神行千里,去苍山洱海看看吧。”
   “我们又不是情缘,去那儿干嘛。”秋木苏皱着眉头,抬手摸了摸君莫笑的脑袋,“我最近忙着呢,哪像你一样,无门无派,闲人一个。我的千机匣还没练好,老是射偏。等命中到了100%,我就陪你去苍山洱海。”(千机匣,唐门专用远程武器,类似于抢,是戴在手腕上一个颇为美观的暗器。)
   “哦。”君莫笑垂下眼睫,虽未说半句不满的话,一双黑沉沉的眸子里却道出了他的失落。
   “唉…”秋木苏叹了口气,“你放心,大哥答应你的事,一定办到!再说了,你要是实在等不及,可以自己乘船去一趟嘛…”
   君莫笑果断摇头:“我不。”
   又过了几个月,洛道里阴雨连绵,君莫笑穿着新手装,堵在了枫华谷唯一的出口处。
   秋木苏骑着绿螭骢一路泥水飞溅的跑来,刚一看见出口处的小灰影,立刻掉头就走。
   “站住。”君莫笑深一脚浅一脚的追了上去,“秋大哥,你为什么躲我?”
   秋木苏淡淡道:“我没躲。”
   “那你怎么不看我。”
   “咱俩长的一样,懒得看。”
   “……”君莫笑拽住了他的马缰,“带我去苍山洱海吧。”
   秋木苏抱臂摇头,冷笑道:“你还有心情去苍山洱海?君莫笑,你可是要进联盟的人呢。”
   君莫笑怔在了原地,片刻后,他才犹疑道:“为什么…为什么是我?”难道不该是秋大哥么?他好不容易才满级,好不容易把命中率提到了100%…
   “我哪知道啊。”秋木苏挑了挑眉,“带你去苍山洱海倒不是不可以,那得等你打的过我。”
   “那要是打不过呢?”就不去了么?我明明那么想…
   那么想和你一起去苍山洱海,听海浪大声说——我,爱,你。
   “打不过的话…”君莫笑还在胡思乱想,那边秋木苏却开口说话了,“有些风景,是注定要一个人看的。”
   所以,笑笑,快点超越我吧,在我消失之前。

[洱海不会说爱你,但是我可以。]
   很久之后,君莫笑九十五级。
   而秋木苏一直停留在九十级。
   从某一天起,秋木苏再也没上过线。君莫笑背着千机伞,从苍山顶端俯瞰下方,湛蓝的洱海就匍伏在山脚下,仿佛凌空一段蓝绸,风起则波生,海浪击岸,将赤黄的沙滩堆出一个半圆。
   他还是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骗子。”君莫笑闭上眼,叹了口气。他的左耳边别着一枚精致的海螺,并非传闻中电话听筒的样子,也不会像秋木苏那样,喊出那么好听的我爱你。
   右上方的密聊频道里,还沉积着一条秋木苏下线之前的消息。
[密聊]秋木苏:洱海不会说爱你,但是我可以。

【喻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给某个人的小甜饼…
凑活看看吧,渣极了…

  G市夏季的夜晚还是挺迷人的,宝蓝色的天幕笼罩在城市上空,阵阵凉风卷走了白天的喧嚣、躁动、温度,萦绕在人们身边的只剩下凉爽、宁静。
  然而蓝雨的夜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啊啦黄少你又输了!!”卢瀚文清脆的童音里夹杂着不客气的嘲笑。
  “黄少,这都第几次了?今天晚上你赢过么?”徐景熙一脸无奈,但幸灾乐祸的神情怎么也掩饰不住。
  “压力山大,黄少给点力。”郑轩摇摇头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靠靠靠靠靠靠一个个的都在这说风凉话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队友爱呢爱呢爱呢都被叶修这家伙吃了么!!!”黄少天郁闷极了,也不知是不是上午刚和张佳乐一起聊过还是其他人联手欺负他,今天晚上玩游戏玩了几个小时了,他…一次都没赢过!!一次都没有!!
  “那么,少天来接受惩罚吧。”喻文州随意的坐在沙发上,一根食指抵在自己唇边,笑得如沐春风,再加上他的话,竟有种说不出的诱惑,“真心话,or大冒险?”
  “黄少快选真心话!然后告诉我你什么时候不尿裤子了?”
  “小卢,这种问题估计黄少自己也不知道。还是大冒险吧。”
  “是啊是啊,大冒险。黄少来女仆装,怎样?”
  “啧啧啧,或者说…”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对于以上提议黄少天的反应是俩白眼以及俩中指,然后他迅速转身面向喻文州时换上了一副可怜的表情,哀嚎着:“队长你别听他们瞎说啊!我选择大冒险,队长看在我们队友一场的份上求手下留情啊!!”
  “这样啊…”黄少天只差扑上来抱着自己大腿痛哭流涕了,眼巴巴求放过求安慰的样子让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吧,那么惩罚…惩罚是接下来的一分钟,少天,听我指挥。”
  “队长我一定听你的话只是你别听宋晓他们的瞎提议呸那叫什么提议居然妄想本剑圣穿女仆装简直做梦宋晓本剑圣记住你了你等着!还有郑轩徐景熙小卢…”
  “少天,安静。”喻文州淡淡的丢下一句话,起身走到黄少天身边站定,唇畔一直带着的若有若无的笑容已然消失不见,脸上的神情认真的不能再认真,漆黑的双眸如漩涡般,紧紧吸附着黄少天的注意力。
  “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少天都要重复一遍。”
  “好…”黄少天抬头凝望着喻文州的双眼,好像被那双眼摄了魂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此时此刻有多不镇定,身体无法抑制的微微颤抖着,心跳随着那人的靠近而加速…黄少天忽然觉得眼前一黑,温热的手掌遮挡了他的视线,置身于黑暗中,黄少天愈发的不安,伸手向上拽着喻文州的手腕,“队长我…”
  喻文州的声音却在此时落了下来…
  “我只能是你的。”
  “…我只能是你的”
  “对于你的命令,我会绝对服从。”
  “对于你的命令,我会绝对服从。”
  “绝不后退绝不背叛绝对忠诚。”
  “绝不后退绝不背叛绝对忠诚。”
  “以骑士的名义宣誓,这一生将永伴左右绝不放手。”
  “以骑士的名义宣誓,这一生将永伴左右绝不放手。”
  一字一句,直直的敲击在黄少天的心上,荡起的涟漪圈圈层层。黄少天慌了,真的慌了…他喜欢喻文州。可喻文州对他…大概就像其他队友,虽然足够亲密,但却不是恋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如今,被喻文州引导着,一句一句当众讲出自己的心声,虽然别人不知道黄少天的想法,可是,这种羞耻的感觉比让他裸着站在喻文州面前还要沉重。他思想,身体的操控权,被喻文州牢牢的抓在手里,身不由己,只能被带进喻文州的节奏里,然后沉沦…
  “少天,结束了哦。”遮挡黄少天视线的那只手早已被主人撤回,喻文州也早已直起身笑吟吟的看着他,只有黄少天还愣愣的盯着一角失神。
  “黄少,只是个游戏惩罚,你没事吧…”
  “是啊,黄少你可别吓我们。”
  “只是多输了几次而已,黄少你心态可不能真的脆弱啊!”
  游戏惩罚…是啊,这只是个游戏惩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说什么呢本剑圣怎么可能有事你们想太多了!”黄少天的笑声听起来很刺耳,声音也是嘶哑的,听得其他人忍不住皱眉。“没事没事,诶今晚空调是不是没开?屋里真是太热了本剑圣去阳台吹吹风你们继续玩继续啊。”不敢去看其他人的脸色,更不敢去搜寻喻文州的身影,黄少天匆忙起身,椅子倒地的声音在此刻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刺耳,他顾不了那么多,“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卢帮我扶下椅子啊谢谢!”
  黄少天离开的身影那么匆忙,快得所有人都来不及出声阻止,看起来,就像是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何尝不是呢?站在阳台上,黄少天苦笑,化不开的苦涩一直在心底蔓延,就好像吃了没有糖衣包裹的药片,消除不了,也无法忽视。他看着远处的天幕出神,或明或暗的群星,闪闪烁烁的星光照得他脸上也忽明忽暗,他想起喻文州的眼,那人的眼底,流转的光就像这星光,也是这般难以辨认。
  所有人都当那是个游戏惩罚,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入了境,沉浸其中难以自拔。那一瞬间,黄少天真的以为喻文州也喜欢他,要他宣誓永不背叛。然而…喻文州对他说:“少天,结束了哦。”
  少天,结束了哦…
  结束了…
  没错,结束了,那就是个游戏惩罚,仅此而已,他却像个木偶一样,被操纵,深陷其中而不自知,可怜之极,可笑至极。
  夏风吹走了体内的热量,却带不走心底的灼热感,脸上温热的液体也变得冰凉,却仍然无法纾解内心的痛苦。
  “少天以为,那只是个惩罚么?”喻文州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黄少天的身体如同被打了僵直般,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舌头也似乎打了结,“队…队长…我…我…”好在喻文州背对着自己,看不到自己的表情…黄少天安慰着自己。
 下一秒黄少天感到后背一阵温暖,喻文州从后面拥住了他,他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从喻文州口中逸出的气息喷洒在他后颈上,带来一阵酥麻,“少天,我喜欢你啊。”
  这句话好像一颗炸弹,黄少天被炸懵了…然后他呆呆的说了句:“哦。”说完他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喻文州听到这个回答也挺无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揉揉黄少天发顶,“我知道少天是喜欢我的,我能感受的出来。”顿了顿,喻文州扳过黄少天的脸和他对视,看到黄少天脸上的泪痕又是叹了口气,轻轻擦去他眼角残余的泪水,喻文州的眼底带着笑意,刻意放缓了语调,“可是,我等了好久,少天都没有来跟我表白。我只好,自己来咯。”
  微微上扬的尾音,如羽毛一样划过黄少天的心,黄少天就是再迟钝,此时此刻也不会感受不到喻文州的心意,只是,这种幸福感来得太突然,他有些不知所措。
  “队长队长你真的喜欢我?不是骗我?还是今天是愚人节?你在逗我?队长你确定喜欢我要跟我在一起?我喜欢队长好久了一直不敢说…队长你如果要跟我在一起就是一辈子的事啊,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的,即使你嫌我烦嫌我话多嫌我爱吃零食爱睡懒觉不爱做家务我也不会走的,我会一直一直缠着你的!还有啊…”(黄少天不知所措个ball!)
  “停!”饶是喻文州脾气再好也受不了黄少天一直叨叨个不停,还都是些废话。“那么,少天只要一直喜欢我就好了。如果有一天,少天要从我身边离开,我是绝不会答应的。”
  “从现在开始的羁绊,永远都不会,也不能解开。”
  “少天,我会爱你,即使心脏停止跳动也不会改变。”
  黄少天害羞了…整张脸如同在蒸炉里蒸过一样,通红通红的,眼睛却是亮亮的,直勾勾的看着喻文州。“队长我当然会喜欢你很久很久很久!!”想了想,他再一次重复了喻文州的话。
  “文州,我会爱你,即使心脏停止跳动也不会改变。”
  然后黄少天英勇的扑向了喻文州,像小狗一样啃舐着喻文州的脸,喻文州顶着满脸口水哭笑不得,却还是抱紧了自家恋人亲吻着…
  ………
  “啧啧啧,队长不愧是心脏,这撩妹,哦不,是撩天技能我给满分。”
  “什么是撩妹?撩天又是什么?队长和黄少在玩亲亲?”
  “小卢乖,小孩子不要看这些,去找刘小别玩去。”
  “压力山大,以后得常备墨镜了。”
  “同,单身狗默默吃狗粮。”
  ……
  不管怎么样,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END——
哦对了,惩罚内容出自《小龙女不女》,王珉对肖泷的惩罚,嘿嘿嘿~
  
  

生病

*ooc
*渣



高英杰生病了,热伤风引起的发烧,体温一直没降下去。微草众人急坏了,这未来总这么病着,也不是个事儿啊,特别是高英杰昏迷时还叫着乔一帆的名字,刘小别等人连死的心都有了。
躺在床上的高英杰很难受,不止是因为生病,更是因为那人不在自己身边。以前自己生病时,乔一帆总会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现在却…高英杰委屈得想哭。
王杰希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高英杰一脸委屈的表情,将一杯热白开水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小乔要过来最早也是明天,英杰你好好休息吧。”也许是真的太累了,也许是得到了队长的保证,高英杰睡(也许是晕?)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高英杰醒来的时候发现床边多了个人。
“英杰,你醒了?”乔一帆有些担心的摸摸高英杰的额头,还是有些烫,“先来喝点水吧,发烧的时候最容易渴了。”高英杰有些呆呆的就着乔一帆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些水,一直干涩的嗓子感觉好了不少,“一帆…?”“是我。你怎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高英杰伸手抱住了乔一帆,这个怀抱,还是一样的温暖,乔一帆保持着这个姿势,手轻轻拍着高英杰的背安抚着他。
“我…我很想你…”
“我也是。每天都有想你,你却这么不让我省心…”
……
“唉。”
“唉。”
“唉。”
“唉。”
“唉。”
微草众人心累极了。
一直等到高英杰病好,乔一帆才离开微草,回了兴欣。
两天后,王杰希接到了叶修的电话。
“喂?大眼啊,高英杰在不在?”
“他在,有什么事么?”
“让他赶紧来兴欣一趟,小乔病了。”
“……”


——END——